1. ob官网首页进入

他 枪杀了同居女友冲自己扣动扳机

身为现场证人,巴尔科的母亲谢莉尔表态:“我们都处在悲痛中,我们都在为卡珊德拉(佩金斯)和乔万(巴尔科)祷告。”据来自堪萨斯城警方的消息,巴尔科和佩金斯年仅3个月大的女儿祖伊并未在这起悲剧中受伤,目前小女孩正由奶奶谢莉尔照顾。

近两年中,已有至少五位NFL(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)球员以自杀的方式决绝告别,而就在上周六,堪萨斯城酋长队年仅25岁的优秀线卫乔万?巴尔科成为了这份悲伤名单上的又一人。甚至,他的退场方式更为惊人――在家中射杀同居女友后驾车前往球队主场,在熟悉的球场边冲自己扣动扳机。然而,这还不是悲伤星期六的全部,就在巴尔科自杀的同一天,位于克利夫兰布朗队的球队仓库里,该队一名工作人员悬梁自尽。目前这两起事件都处于司法调查过程中。

拖车将属于乔万?巴尔科的那辆黑色宾利欧陆GT从堪萨斯城酋长队主场箭头体育场外缓缓拖离。堪萨斯城当地时间上周六上午,巴尔科最后一次开着它去球场,当时他已双手染血――那是他在家中开枪射杀女友后留下的。之后,巴尔科当着球队总经理、总教练和线卫教练的面,开枪自绝。

这是NFL历史上的又一个悲剧日。一位母亲失去了儿子,一个3个月大的女婴失去了双亲,而对堪萨斯城酋长队来说,他们则永久地失去了这位优秀线卫。

根据当地警方提供的信息,上周六上午7点,25岁的巴尔科与22岁女友卡珊德拉?佩金斯在共同生活的家中发生激烈争吵。当时,巴尔科58岁的母亲谢莉尔也在场。为了照顾刚出生3个月的小孙女祖伊,这阵子谢莉尔暂居于此。约7点50分,巴尔科向女友佩金斯连开数枪――后者在被送医后死亡。之后巴尔科开车前往球队主场箭头体育场。这一段路途耗时约15分钟。在此期间,惊慌失措的谢莉尔已经电话报警。

到达箭头体育场的停车场后,巴尔科呆坐在车里,情绪相当不稳定。这一幕被队内工作人员瞧见了,觉得不对劲,当即通知了队内高层。然后,球队总经理斯科特?皮欧利、总教练罗梅欧?克里内尔和线卫教练盖瑞?吉布斯来到了停车场。在这个充满绝望意味的周六上午,在熟悉的球场边,巴尔科走出车厢,感谢他们为自己付出的辛苦努力。然后,他把枪口对准了自己,再次扣动扳机。

据堪萨斯城警方发言人透露,当他们赶到箭头体育场的停车场时,还能远远望到巴尔科与在场另三人说着什么,然后就见他退远几步,开枪自绝。“据皮欧利等人的陈述,持枪的巴尔科在见到他们后并没有做出威胁性的行为,反倒是一直在感谢他们过去几年中的付出,还提到了对球队老板克拉克?亨特的感谢。但他情绪激动,没有接受劝阻,还是自杀了。”

虽然并非选秀出身,但巴尔科已经为酋长队效力了三个赛季,此前几乎每场比赛都被列入首发阵容。就在今年3月,他刚从球队处获得了一份一年190万美元的合同。在事业有所成的情况下先射杀女友,继而当众自杀,巴尔科在事发前到底遭遇了什么刺激或者意外?目前堪萨斯城警方正在就此事进行调查。

巴尔科自杀后,关于他为何如此决绝的猜疑甚嚣尘上。其身边人透露,运动伤害、止疼药和过量酒精可能是让巴尔科行为异常的元凶,“没比赛的时候,他常会在夜总会里喝个酩酊大醉。”同时,巴尔科与女友佩金斯的关系也成为了焦点。

巴尔科和佩金斯在三个月前刚迎来了女儿祖伊的降生,但两人世界到三口之家的转变显然不足以消弭生活中摩擦。“他们总在争吵,大概在两周前,他们经历了一次分手。后来他(巴尔科)在感恩节时还是把她(佩金斯)和女儿接回了家,但依旧时有争吵。他们都太年轻、太不成熟了,再考虑到一些别的因素,最终导致了悲剧。”巴尔科的一位朋友对外透露道。

就在悲剧发生的前一夜,佩金斯和闺蜜里内尔?迪格斯一起去听了一场音乐会,会后她们去了餐厅。据迪格斯透露,佩金斯在用餐时曾表示出了对巴尔科近期不对劲状况的担心。

在自杀率高发的NFL里,所有的悲剧都是各种因素综合叠加后的结果,巴尔科肯定也不例外。不过,事后男女家庭双方在说辞上立场各不同。

身为现场证人,巴尔科的母亲谢莉尔表态:“我们都处在悲痛中,我们都在为卡珊德拉(佩金斯)和乔万(巴尔科)祷告。”巴尔科的妹妹查美恩则说:“他们之间到底相处得如何只有他们两个人才清楚。但现在他们都过世了。”不过她们双双否认巴尔科此前曾有暴力倾向。

而佩金斯的家人则相信,这起悲剧的发生之前有过征兆。“事情不对劲。她(佩金斯)知道他们的关系可能要结束了。”32岁的安杰拉是佩金斯的表姐,她表示在两人的女儿小祖伊出生后,这一对间的关系更加不妙,自己在去拜访期间就能感觉到。但显然,事后再深刻的懊恼也无法挽回两条年轻的生命。

就在枪声响起的第二天,堪萨斯城酋长队在主场箭头体育场迎来了又一场比赛,对手是卡罗莱纳黑豹队,并最终胜出。酋长队老板克拉克?亨特曾考虑过是否要延期比赛,“我征询了意见,最后决定照旧。”当球员们在场上默哀时,20岁的埃里克?阿克斯就坐在看台上,他是巴尔科的表弟,也是一位忠实的橄榄球迷,他相信这会是故去者希望见到的。

据阿克斯回忆,巴尔科近期并没有在比赛或者训练时遭受严重的头部撞击,也没有不良服药史。在阿克斯的心里,巴尔科“不仅是我的表兄,有时他就像是一位父亲”,实际上也正是受到巴尔科影响,这个年轻人才迷上了橄榄球。“就算我的表哥人不在了,但这依旧是他的球队。这里有他的兄弟们,所以他们也是我的兄弟。他的精神会和我们在一起。”

据来自堪萨斯城警方的消息,巴尔科和佩金斯年仅3个月大的女儿祖伊并未在这起悲剧中受伤,目前小女孩正由奶奶谢莉尔照顾。为了让小祖伊的未来有所保障,目前巴尔科的队友们已经打算发起成立一个成长基金,以供其抚养和教育所需。

纽约的长岛,那是巴尔科出生、长大的地方,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,他的母亲谢莉尔都会住在从前的那栋老房子里。当然,巴尔科也会抽空回去,就在上个月,他还回了一趟母校西巴比伦中学,给学弟学妹们“上课”。正因为关系紧密,所以当自杀消息传来时,在这所中学里当了三十多年橄榄球校队教练的里塔克简直无法相信。

“那些不认识他(巴尔科)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现实中的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。”里塔克说,“我想,只有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他一直都是个积极的孩子。当他上个月回学校来看看时,他还高兴地说自己刚当了爸爸。”

里塔克和巴尔科的关系不仅是教练和队员,他还曾是巴尔科的生物老师。“九年级时他告诉我,以后他要进入NFL。他对这项运动很专注,有激情……他不是一个忘本的人,这么些年来他都在回报我们的社区,他是孩子们的榜样……我简直没法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如果没有发生这起惨剧,再过十年,这些少年也许会成长为范佩西、罗本这样的巨星,而纽文霍伊岑也有机会喝上儿子的喜酒,但在一场球赛过后一切都毁了。

刚刚过去的那个周日,纽维?斯洛滕队和布伊滕男孩队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进行了一场青少年比赛,41岁的边裁理查德?纽文霍伊岑遭到了纽维?斯洛滕队队员的殴打,几个十五六岁的孩子用本该踢足球的脚猛踹他的头部,导致这位边裁当晚被送往医院。本周一,警方宣布,纽文霍伊岑已经“临床死亡”,而三个涉案的年轻球员已被警察逮捕。

这起惨剧震惊荷兰上下,体育大臣施佩斯说:“在荷兰的体育赛场上发生这样的事情,实在太可怕了。这样的行为已经和体育无关,是完全无法接受的。”阿贾克斯队主帅弗兰克德波尔质疑了这些孩子的家庭,“这太荒唐了,你不禁要质疑这些孩子的父母是怎样教育他们的。”

一起突如其来的暴力事件毁掉了四个家庭,而最可怜的是纽文霍伊岑的儿子――他也参加了这项青少年比赛,而可能和他成为球友的那些孩子们却杀死了他的父亲。

身高2米12,体重120公斤,这样的铁汉看起来几乎是无法被摧毁的。但人言胜过利刃,将中国男篮中锋苏伟的心伤得面目全非,几乎无法正常比赛。

自上赛季总决赛期间京城球迷喊出“换苏伟”的口号,这句话就被传遍全国各大赛场。有苏伟出现的地方球迷会喊,甚至不相干的一些比赛,球迷也会拿这句话逗乐解闷。苏伟的信心和自尊心都备受打击。在广东队与浙江队的CBA比赛中,苏伟未现身,而是去接受了心理辅导。

有人说,苏伟应该像“大帝”李毅学习如何笑看风云。确实,和李毅遭遇过的嘲讽相比,“换苏伟”称得上文明且温和,中国足球从业者的抗压能力本来就有优渥的外部“训练环境”――他们被十几亿人讥讽了几十年,身在其中的李毅自然也炼就了金刚不坏之心。苏伟很“受伤”,从某种意义上,也许是因为他更有追求。

心碎了怎么办?捡拾在一起糊点胶水更坚固。李毅有过“天亮了”的名言,但愿苏伟的天也会亮起来,在口水声中完成一次漂亮的逆袭。守好你的幸福感,就像守好自己的奶酪。

Comments to: 他 枪杀了同居女友冲自己扣动扳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